小叶中文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情感 > 友情 > 文章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我在电脑上敲了一张合租信息,把它发在了C大论坛上。还没过两秒钟,帖子就被新的八卦挤到了后面。

又是关于刘晓璐。

我喝了口茶,百无聊赖的点开《惊!校花刘晓璐男友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四十岁富商!》,很出乎意料的,这次居然不是标题党,而真的是有图有真相。学校后门较隐蔽处,刘晓璐正从一辆黑色卡宴里钻出来,驾驶位上赫然是一张中年暴发户大叔的脸。

我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虽然女生对于比自己漂亮的女孩天生就有敌意,但这刘晓璐不招人待见还在于她换男朋友的频率,就像换牙刷一样。于是便宜了这帮校园狗仔队,天天在学校里抓拍刘晓璐跟不同男生约会的身影,几乎占了校内论坛的半壁江山。

这时候,系统提示有回复信息,我点开一看,吓了一跳。

“我是经管学院的刘晓璐,想和你一起合租,能把门打开么。”

几乎是同时,门铃响了,我吓了一跳,仔细看一眼屏幕,原来是用手机回复的,怪不得能精确到秒。可问题是,我并不打算让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女生和我住在一间屋子里啊。

我踢踏着拖鞋去开门,盘算着找什么理由打发她走,只见刘晓璐提着大箱子站在门口,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名牌的蕾丝吊带衫和牛仔热裤,身材堪称黄金比例,金黄色的卷发乖巧地垂在肩上,那张脸比照片上的还要惊艳。

我正想说已经找到了合租人,可没想到刘晓璐是个自来熟,三两下就踢掉鞋子跑进来,还吸着鼻子问我,“什么味道这么香?”

彼时厨房的小砂锅里,我正用文火炖着冬瓜汤。

我挠挠头,礼节性地让了她一句“要不要尝尝?”

刘晓璐呼呼喝掉我一大碗汤以后,满意地跟我谈起了条件:房租她负担2/3,如果我肯在做饭的时候多抓一把米的话,她愿意每月付我500块当伙食费。

我在犹豫了0.13秒以后,爽快地答应了。我只需要付1/3的房租,并且每月还有500块钱进账,那就是说,只要再攒几个月,就能给吴昊北买一个数码相机了。

吴昊北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四年,自从上了大学,就一直处于两地分居的状态。我和吴昊北家庭条件都不太好,我每个月要兼两份工,搬出来住也是为了离工作的地方近一点,领了薪水除了作为我的生活费以外,我还想给吴昊北打一点,他读军校,就连打工也不太方便。

QQ上吴昊北的头像一直在闪,他问,“你找到室友了吗?”

我瞥了一眼正在化妆的刘晓璐,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找到了,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C大著名的交际花,刘晓璐。”

那边吴昊北发来一个擦汗的表情,他说,“亦敏,你可别被她带坏了。”

我笑了,看来男生也未必都只看外表,清白的声誉对女生来讲还是最重要的。

吴昊北要来看我。为了这一天,我把所剩无几的积蓄都取了出来,准备带吴昊北好好逛一逛C城。谁知吴昊北刚下火车,我的手机就响了,是刘晓璐。

真是讨厌,明明知道我在约会还来打扰,我嘟囔了一句,不耐烦地按了接听键,“喂”了半天,里面却没有声音,正准备挂电话,听筒里隐约传来了低低的呜咽,刘晓璐像是喝醉了酒,哭声里还夹杂着几个听不清楚的音符,像是在喊谁的名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吴昊北说,“先别去吃饭了,我们去把她弄回来。”

半个小时后,我们在宿舍楼对面找到了刘晓璐,她坐在台阶上,抱着双臂,肩膀微微抽搐,长发散落在肩头,一副无助的模样,身边是一大堆躺倒的啤酒瓶。吴昊北叹了口气,对我说,“我还没见过这么能喝的姑娘。”

拉起刘晓璐的时候,我才看到她紧闭的睫毛上沾满了眼泪,脸颊上都是未干的泪痕。

刘晓璐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她仿佛完全不记得昨天的失态,心情大好的洗脸化妆,穿上波西米亚长裙,还吃了一大碗我煮的百合汤,然后高高兴兴地赴某个高年级学长的约会,只是临出门前,没忘记对吴昊北灿烂地笑了一下,说句“谢谢”。

那天去上课的路上,我翻遍了书包,竟然没找到手机,这也奇了,每天出门前我都会检查东西带齐了没,看来是今天早上忘在桌子上了吧。趁着课间,我回到了出租屋,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两个熟悉的声音在说,“你真的喜欢我吗,昊北?”

那声音这么娇俏,不是刘晓璐还能是谁?

吴昊北这个劈腿大王竟然说,“当然喜欢啊,我这次来,就是想跟亦敏分手的。”

我把吴昊北赶回了他的学校,路上,吴昊北一直跟我说,是刘晓璐在引诱他,求我给他一次机会。末了还加上这么一句话:“男生嘛,偶尔出个小轨不是很正常么?”

听到这,我深吸一口气,眼泪撑不住掉下来,我说:“我的爱情从不掺假,既然你爱刘晓璐,那我祝你们幸福。”

回到出租屋才发觉尴尬,刘晓璐这个月付给我的房租和伙食费我已经用来给吴昊北买数码相机了,没有钱还给她,自然也不能赶她走。但是出了这种事,她刘晓璐应该自己走掉才对吧?可这个让人生厌的女生,她依然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去上课,到了饭点就坐在桌前向我要东西吃。

真是犯贱到极品了,我倒要看看她能有多心安理得。

那天,我和刘晓璐之间的矛盾终于爆发了。

彼时我正提着一桶衣服从卫生间出来,准备去阳台晾晒。经过客厅时,看见刘晓璐坐在沙发上,双脚抵住茶几边缘,一边涂指甲油,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在打。

“吴昊北你给我听清楚了,咱俩之间从头到尾就什么都没有,是你自作多情……”刘晓璐的声音纤细温柔,却像针尖一样扎疼了我,我脑袋一热,像头被激怒的狮子一样冲到她面前,抡圆了一个大嘴巴扇了过去,我骂道,“刘晓璐你是不是人?你耍吴昊北玩呢?”

第二天刘晓璐就搬走了,钱也不要了。那段时间,我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起吴昊北好看的侧脸,他抱着我说亦敏,等我毕业了一定努力工作,给你买个大房子住。然后镜头就一下子切换到刘晓璐的脸上,那双眼睛可真会勾人,生生地把我的吴昊北给勾搭走了。抢别人男友也罢了,自己还不要,这心理是有多阴暗可恶。想到这,我咬牙切齿地坐起来,抄起桌前的台灯,砸得粉碎。

刘晓璐倒霉了。

那天正上着课,素有经管学院“母夜叉师母”之称的陈导师老婆,风风火火地冲进阶梯教室,对着前排正在记笔记的刘晓璐就是一个耳光。

“好你个大学生,当小三竟然当到我家来了。”

刘晓璐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不知所措地愣在那,周围的同学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场表演,讲台上的陈导师满头大汗,一个箭步冲了下来,试图将他的妻子拉出教室,陈师母一边挣脱,一边指着刘晓璐的鼻子问,“7月22号晚上,你去我家干啥了?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生,你妈妈没有管教过你吗?”

刘晓璐像被人戳中了软肋,站起来嚣张地大声说,“我就是喜欢陈导师,怎么了?”

没有谁怀疑这场事件的真实性,她是C大臭名昭著的拜金女,他是经管学院兢兢业业的课任导师,必然是她引诱了他。所以这回网上更热闹了,连着几天,关于校花刘晓璐与经管系陈导师之间的绯闻就一直占据着论坛版面,大家纷纷对7月22日晚上刘晓璐与陈导师之间发生的事情进行了充分的联想,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这女生八成是想保研,自作自受,活该。

我划着鼠标,仔细看了每一篇帖子,心里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刘晓璐,谁叫你不知检点,告诉你,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后来的几天都没看见刘晓璐,有传言说她在C大待不下去了,要出国。这个道德败坏的女生就要离开我的视线,从此和我再无瓜葛,可我心里并没有大仇得报的欣慰,有的只是一连串深深的伤感。那天傍晚,我买了菜回到出租屋,正好看到刘晓璐抱着一摞书打开了卡宴的门,她喊那个司机,爸爸,帮我把书带回家,我有点事要办。

紧接着,她就抬头看见了我。那一刻,我承认我的心里有点触动,原来她真的不是拜金女,卡宴明明就是她自己家的车。网上那些言论确实是无中生有。但即使如此,我也不打算原谅她,不管怎么说,她抢我的男友也是事实。

我正准备转身走开的时候,刘晓璐叫住了我,她说,“你还因为吴昊北的事情生我的气么?”

我咬着嘴唇不说话。

刘晓璐叹了口气,眼神有点伤感,她看着我说,“其实,吴昊北并不是我抢走的,是他趁你出去买菜的时候向我表白的。我只是觉得你不值得,为了这么一个男生,每个月省吃俭用的支援他,他却背着你向别的女生示爱。所以我那天早上拿走了你的手机,算准了你会回来,就是为了让你看到他背地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哼了一声,“接着编,那你当时怎么没告诉我?”

刘晓璐的嘴角牵出一丝苦笑,她说,“亦敏,你自尊心这么强,我跟你说实话,你不是更难过吗?所以不如我做个坏人,叫你以为是我引诱他算了。反正我的绯闻这么多,也不差这一个半个的。”

仿佛耳边响起了一声惊雷,我当场愣住了,口中呢喃着,“可你为什么要帮我?”

刘晓璐抿了抿嘴唇,脸上又有了笑意,她说,“因为我看到你在论坛上说的那句话,当时我就觉得,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相信,我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我在那时已经当你是朋友了。”

事后,我才知道刘晓璐为什么听到陈师母的最后一句话时,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因为她真的没有被妈妈管教过,她妈妈因为她爸爸的背叛,在她三岁那年服药自杀。我想也正因为此,她才周旋于多个男生之间,让自己得到更多一点的关爱吧。

可是,不知道刘晓璐能不能想到,向陈师母告密的人其实是我,7月22日正是她喝多的那天,我听见她在听筒那边含糊不清地喊着陈导师的名字,于是我知道了她那天晚上其实是去找陈导师表白,但是被拒绝了,所以我添油加醋地让陈师母知道,那天晚上她和陈导师单独在一起。

当初她毁了我的初恋,事实证明那个男生是个混蛋。于是我就毁了她的生活,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现在,我悔之不迭。

但我最终没有勇气跟她道歉,我怕她不原谅我。走的那天我去送她,她戴着时尚的墨镜,咧开嘴角向我微笑,但是在转身的一刹那,我分明看到一滴眼泪,从墨镜掩盖的眼眶里,悄悄地流下来,就像她拼命想要掩饰的那些悲伤一样,总是欲盖弥彰。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 骗色者的代价 骗色者的代价   在百合网上征婚的丁玉邂逅了一段忘年情。为了这段感情,她放弃了稳定的工作,为男友打胎。但就在丁玉与男友准备步入婚姻殿堂时,她得知男友还有妻室的真相。丁玉...
  • 跟梁振英学求职 跟梁振英学求职   1977年,现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从英国布里斯托理工学院毕业,由于自幼熟读古典书籍,深受中国传统伦理观念的影响,他觉得父母年龄大了,应...
  • 自己重用自己 自己重用自己   张林是80后,名牌大学土木建筑系的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我们这家房地产公司工作,分到战略发展部,和我邻桌。 一年了,一起来的同事有的晋级,有的涨薪,只有张林原地踏步。...

推荐文章

优秀文章

  • 售楼小姐 售楼小姐   房市熬到2012年,犹如老牛爬山,气喘吁吁。江南美镇售楼处的售楼小姐们眼巴巴地望着大门口,等待着从天而降的财神爷。最近,公司颁布了一条新规定...
  • 不能等别人来救 不能等别人来救   在美国缅因州,有一个伐木工人叫巴尼·罗伯格。一天,他正在砍伐的大树突然倒下,右腿被沉重的树干死死压住,血流不止。面对自己...
  • “网游寡妇”之死 “网游寡妇”之死   随着网游经济的兴起,电脑游戏已经越来越深地嵌入了许多年轻人的生活,成为与吃饭、穿衣、工作一样重要、甚至更重要的事。每当一款新游戏上线,就有众多玩家不惜...